美联储的不得不作为的无作为

我还记得那个年轻自信的伯南克:大胡子,眼睛犀利,语速很快,后两条是很多脑袋速度很快人的共同特点。我还记得他嘲笑日本银行的口气:他觉得日本银行连日本的通货紧缩都搞不定,简直不可理喻。他说道:你让日本银行的员工,一人扛一麻袋钱,上街见什么买什么,我就不信没有通货膨胀。

好吧,这不是他的原话,但八九不离十。这是将近10年前,我在北京的一个会议上看到听到的伯南克。不到10年后,美联储的员工还没有惨到要一人扛着一袋美元上街买东西,伯南克也没有开着直升飞机从天上撒钱。好吧,这其实就是他领导下的美联储在所谓的“数量宽松”政策下干的事情,这话一说都一两年了。

现在美联储不搞数量宽松了,要搞什么扭曲或者扭转(twist)。具体的做法就是,卖出4000亿美元的短期国债,买进4000亿美元的长期国债,希望借此来拉低长期利率,从而刺激经济。我看到那个消息的一瞬间,就冲到办公室的走廊里,对在那里的几个同事叫道:美联储在干蠢事,这不会有用的。

我的这个断言当然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目的,不然没法吸引同事的注意。更深的原因是来自于我读过的芝加哥大学的John Cochrane教授给出的理由。

好吧,John Cochrane其实没有反对“扭曲”,但是他从一开始就反对数量宽松。我觉得他反对数量宽松是错误的,只是,他给出反对数量宽松的理由用来反对“扭曲”,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John Cochrane给的理由极度简单:他认为数量宽松(现在把这想象成“扭曲”),所做的只是改变了美国政府债务的期限结构—市场上多出了一些短期的债务,而减少了等量的长期债务。如果这就能刺激经济的话,那以后刺激经济也太简单了–只要财政部多发短期债务,少发长期债务,其它什么都不用做,经济就能更快增长,就业就能增加。而美联储所谓的“扭曲”操作,实现的恰恰就是这样一个结果:货币供应并没有变化,财政赤字也没有增加,什么都没有变化,变化的只是市场上联邦债务的期限结构。

通过改变债务期限结构来刺激经济的理论,我是没有见过。但是,我能想象你得做出很多很出格的假设,才能让这件事情有刺激经济的作用。好吧,我其实是见过一些论文的,论述的都是应该延长期限结构而不是缩短。短期债务是对一个国家而言是有很大风险的,看看希腊的惨象就知道了,希腊人一定很后悔:悔当初没有借期限30年的债,而是只借了期限3年的债。现在债主上门,拿什么还钱?好吧,我走题了。

当然,我说的这点浅见伯南克不可能不明白,问题是他还是选择了这么一个极有可能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政策。这件事情在我看来,是伯南克对美联储穷尽了政策,内外受到各种质疑,但又面临经济二次探底危险的妥协。

从政策的角度,几乎所有人(甚至克鲁格曼)都同意,美联储已经没有什么空间了。让美联储在货币政策上做更多,和让一个打光了子弹的士兵继续杀敌没太大区别。不少人都同意,财政政策才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地方,只是左翼经济学家(例如:克鲁格曼)和右翼经济学家(例如:卢卡斯和巴罗)对采取什么样的财政政策持有的几乎是完全相反的观点:前者认为应该更大的政府支出,更大的赤字;而后者则认为,高税和对未来税收水平的不确定性才是导致经济停滞不前的原因。好吧,我又走题了。

不仅美联储已经没有政策空间,而且美联储内部的不同意见已经非常明显:最近几次重要的政策决定,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都有多达3位委员公开反对。没错,公开市场委员会还是少数服从多数。只是,在一个目前只有10个人的委员会里(正常情况下是12个人),如果有3个人公开反对一件事情,你可以想象内部的不同意见有多大。

除此之外,还有外部的政治压力。虽然政客们可以满嘴跑火车,但是如果不止一个共和党总统侯选人,用很强烈的语言批评联储的政策,甚至用到了“叛国”这么重的字眼来人身攻击伯南克,你也可以想象伯南克面临的压力。

这是,美联储又不得不作为,因为指望通过财政政策来拯救美国经济避免二次探底(不管是按照左翼的药方还是右翼的药方),想要通过那个疯狂的国会,几乎都是不可能的。而这个国会只会变得更加疯狂,因为选举就要来了,还是总统大选。

所以,一边是弹药用尽,内外压力,另一边是不得不作为。所以,美联储的政策决定,在我看来,只能被形容为“不得不作为的无作为”。然后,还起了一个很好的名字:扭曲。不知道这是在形容政策,而是在形容美联储现在的尴尬位置。

16 comments to 美联储的不得不作为的无作为

  • […] kaieconblog for 经济笔记, 2011. | Permalink | 15 comments | Post […]

  • Unquestionably believe that which you stated.
    Your favorite reason appeared to be on the web the simplest thing to be aware of.
    I say to you, I certainly get irked while people think about worries that
    they just don’t know about. You managed to hit
    the nail upon the top and defined out the whole
    thing without having side effect , people can take
    a signal. Will likely be back to get more. Thanks

  • “三人行”超级QQ群179934071欢迎大家加入(未满22岁者谢绝加入).本着”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宗旨,打造一个工作,学习,生活的交流平台,聊天中增长知识。群员互通有无,交流知识,增长经验,达到提高个人能力的目的.

  • 美联储的独立性还是相当大的,几乎不受政府控制?不知真假。

  • 现在才明白什么是所谓的“扭曲”操作,原来不过是一种改变债务期限的方法,既没有增加美元,也没有减少美元,这样就能拉动经济的话,这世界也太疯狂的简单了,连我都能当美联储委员会成员了,哈哈

  • 家恺

    以下是2008年10月10日写的心得:

    “正如里森所言,各国央行如同外行。当下的全球经济一体化的金融风险,将因此类愚蠢的一致性救市行动而放大。

    1、增加实体经济的货币供应量,无法缓解因虚拟经济的货币对称性破缺造成的巨大头寸短缺问题
    2、过多的货币投放市场,将导致黄金因其部分对冲通胀的功能,而成为吸纳高能货币的奇异吸引子
    3、由于黄金本身没有增值功能,投机资金在黄金市场的堆积,必将导致黄金泡沫的迅速形成和破裂
    4、当前潜伏的一个海啸为:次级债之后的投机失利而形成的债务黑洞
    5、此次所谓金融海啸的诱因是奥运会前后中国经济的不正常运作,诱发了虚拟经济的投机风潮,在随后遭遇实体经济的贸易冷遇后,被打出了原形
    6、当前最好的办法是控制虚拟经济的交易流动性,缓解其对实体货币的吞噬速度

    必须记住当前危机背景与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最大相异之处:

    罗斯福解决危机是以放弃金本位制度的方式,使实体经济的货币供应在一个新的数量级上达到弥补虚拟货币破缺的程度,而罗斯福新政前因为已有大批银行倒闭,部分风险得到释放,因此放大货币供应的风险尚在可控范围内。此次,很多内在风险尚来不及释放,实体经济的资金供应还没有理论基础去突破当前的准备金机制约束,去促生一个新的数量级,以应对虚拟经济的危机。

    虚拟经济的奇异之处就在于其引入了时空纠缠概念,将未来货币收入贴现到了当前,而权证等衍生品更是把市场的长期随机涨落差异也捕获进了货币范畴,导致虚拟货币数量呈几何数量增加,另一方面由于实体货币与虚拟货币的无差异性,形成海啸的传导机制。

    严格来说,货币本身也是一种虚拟的东西,从金匠理论进化而来的银行货币本身也有其不对称性。从根本上说,金融创新的正确途径,应该是设计一种让市场的实体货币自动向高度自组织生产方式流转的金融模式,而不是利用这种金融机制的信息不对称性,创设一些有巨大波动能量的奇异子。

    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在于交易信息不对称性的削弱和超边际机制的发现。”

    补充一下,全球经济下滑实际上利大于弊,关键是在承受这个压力下,能找到一个更为合理的分配机制,而不是急于投放激素,让投资去驱动一个更高的风险。

  • 是不是美联储的缓兵之策啊,不愿意先行动,拖几个月看看欧洲情况再说。

  • wardon

    最近看了辜朝明的《大衰退》,感觉解释这个问题比较有用:美国现在的情况和90年代的日本一样,造成货币政策失效的原因是,货币需求的借贷方企业不愿意借款,因为负债已经很高了,所以进入了资产负债表衰退期,盈利都用来提前还债,例子如通用和花旗。
    这个时候有用的应该是财政政策吧,扩大政府支出,把企业不愿借出来的银行存款拿出来,放在公共事业等方面,带动实体的循环和流动,税收实际上会增长,赤字水平也不见得高。希特勒和罗斯福当年都是靠这一招过关的吧。

  • “如果这就能刺激经济的话,那以后刺激经济也太简单了–只要财政部多发短期债务,少发长期债务,其它什么都不用做,经济就能更快增长,就业就能增加。”这种政策是在假定没有通胀压力的基础上的。长期当然不可以持续,但短期至少理论上还是有效果的。当然实际具体效果多大,仍然有争论。

  • Legendz

    其实这篇文章用来形容我国的央行也是比较恰当了,各方面的空间余地都不是特别大了,但至少目前还没有遇到美国的窘境。

  • Maninred

    个人觉得还是得靠财政,扩大政府支出,先把经济的盘子最大。

  • Simons

    那到底是应该听从右派的意见还是左派的意见?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