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饼税

 我觉得,辩论中国的税率是不是太高,税负是不是太重,是很必要的。但是,月饼税的问题,不属于这个范畴。

一个合理的税收体系,你希望实现的是在收税的同时,尽量的避免因为税收产生的扭曲。

假设有两个公司,一个公司给自己的员工全部发现金,而另一个公司只发一点点现金,剩下的都发实物-购物券,汽油票,替你交房租,逢年过节发烟,发酒,发月饼。或者想得再极端一点,这个公司的工资干脆这么发,员工所有生活的用品都由公司来发实物(操作上可以,比如说,保留所有发票然后报销),剩余超出的部分才发现金。

一个公平合理的税收体系,应该保证,不管公司怎么发工资,应该交得所得税是一样多的。这就要求,发实物和发现金应该交得税也是一样的。不能因为一个公司发了500块钱过节费就要交税,另一个公司发了500块钱月饼就不要交税。月饼当然是相对小的一件东西,回到我上面的例子,如果实物工资(福利)不用交税的话,那就会造成很大的扭曲和不公平。从这个意义上,发月饼应该交税,发馒头要交,发什么都应该交。

请注意,你可以认为中国的税太重了,这是没有问题的。但这不是反对月饼税的理由,这应该针对的是现有的个人收入所得税体系。

这个话题可以很长,我只想在最后说一点:对实物福利不收税,最后很可能造成的是一个非常累退的税收体系。一个普通挣工资的人一年能有多少实物福利?没有多少,交不交税的差别其实不会特别大,心理的因素要大大超过交的税。真正拿实物福利高的人群是什么人群?我想一定级别的官员和企业高管是比较容易想到的。他们享受配车,有司机,大办公室,出门头等舱五星级酒店,各种非现金的福利很多。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群有很大的灵活度来选择或者决定自己的收入和福利是以现金还是实物的方式发生。如果可以实现,应该做的是让这部分人群对非现金收入也交税,而不是反过来,取消工薪阶层那不算多的一点实物福利的税收。

25 comments to 月饼税

  • 没有风浪,便没有勇敢的弄潮儿;没有荆棘,也没有不屈的开拓者。

  • […] kaieconblog for 经济笔记, 2011. | Permalink | 22 comments | Post […]

  • Ccming

    谁说实物福利不用交税,没交属于漏税。

  • aaa

    同意博主的看法,所谓的月饼税是合法的。
    兲朝人看待一个问题,往往从“这个事情对我是否有利”的角度出发,然后就开始各种表达,殊不知远远脱离了实质和本质,仅仅就一些表象进行无谓的争论、讽刺、揶揄。。。此外,国内媒体或主流喉舌也实在没有多少真正懂一些基本知识的记者来引导舆论,反而是为了迎合世俗而哗众取宠,且往往成为标题党之流。一个热点过去之后,大家都忘掉了之前的种种,在媒体的带领下进入下一个热点,如此反复,而世俗民众似乎没有一点长进
    博主的文章风格比较赞赏,平心静气的运用常识和专业知识来分析、表达,先不说严格正确,但至少公正而中立,这是要点

  • Ping

    政府不要称之为”月饼税”,而改叫”实物税”不就可以了?
    问题是,”实物税”很难一下在全国展开,可以考虑在某些城市或地区试点。当然这可能又会引发另外一些问题。
    虽然有难度,但这种税收制度改革,势在必行,否则会拉开更大的贫富差距。而且,当普通民众了解事实真相时,会由自身不公平的待遇,引发对zf、制度的不满。

  • zhudingshibai

    买月饼的时候,已经交过税的

  • 这个税有点另类。
    改成甩饼就没有关系了。

  • jlou

    楼主说的理论上很正确。
    楼上很多人认为,为什么别人发东西可以不交税,我发月饼就要交税。
    比如:
    第一,官民不能一体交税,这不公平。博主不会不知道公务员的福利补贴是不交税的吧
    问题是那些发iphone,发笔记本,分房的统统没有上税,凭什么要先上月饼的?

    这件事情上,很多人企图以”耍无赖“的形式去反抗一些人的”错误“,但是”耍无赖“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如果今天让你拿了月饼不交个人所得税,那明天你有什么立场去批评分了房子不交税的?!

    • haipai

      今天你交了这个累退税,明天你就有能力去批评改正这个分房子不交税了?以实物形式发放的东西在理想的国家应该交税,但是那是理想条件。在一个只能要求屁民交税,无能要求富人交税的地方,你强调屁民首先交税固然可以得到富人赞成,但对这个世界有何作用。只会使得不平等更加不平等。只有你有能力保证,屁民今天的牺牲,明天能换来富人的让步才是进步。你扪心自问,你有这个能力否?
      如果你有这个能力,我赞同你的逻辑。但如果你没有,请你想象一下,片面强调p民做这做那的后果。
      原文楼主有虚妄的期望,这在他一系列博文可以看出,不知你也是如此?还是真的以为你能保证富人或者官员会遵守规矩。
      我们屁民没有能力保证富人让步,现在交税只是无奈,但你还要希望富人会如何如何,这也是过于认不清形势了。

    • 对于恶法恶政,当以不遵守、不合作的态度来对待,而不是先合作再批评。

  • haipai

    第一,官民不能一体交税,这不公平。博主不会不知道公务员的福利补贴是不交税的吧
    第二,在官名不能一体交税的情况下,只对屁民征税,这个税种即便有可交的理由,也是对富人和公务员群体的补贴,是一种累退税
    第三,我国财政的转移支付的公平性,公正性如何?这些不解决,一位交税的后果只能是钱更多到公家手里,形成新的不平等
    第四,为何每次牺牲总是屁民先献身,总是屁民先去享受本该所有人都遵守的规则但却得不到应由的回报
    第五,我国税收不缺钱,你既然做不到对公务员的福利征税就给屁民开一个口子,以体现公平

  • 家恺

    想当然的一段笑话——”就是因为以前发月饼券不用收税,才造成了今天月饼券与相应人民币不等值。要是严格执行税收政策的化,今后越来越少的单位会发月饼券,取而代之的会是现金。”

    严格执行税收与单位停发月饼券难道有必然关系?单位利用非市场化的优势地位向员工溢价发行月饼券,里面包含了内幕交易机制,员工除非得到工会支持,才有博弈机制赋予的抗争权,否则只有被迫接受。不幸的是,滥发月饼券的机构,又以工会居多。这个是税收政策能解决的吗?企业本身就是市场经济中非市场化的存在。税收政策从信息传导的功能来看,也只对市场化的机制有反馈制约作用。

    顺便问下,政府对医药企业征税,但解决了药价虚高的问题?进一步,假设政府对医生收受药商的回扣征税,难道就解决了他们对病人滥开药物的道德风险?对贪官严征税个人所得税,就能遏制贪污的蔓延?

    所言不过建议,征税既然是一种市场机制,就应将溢价发行的月饼券折成市场价进行征收,否则就不是一个公平合理的机制。至于征税是否能将一种非市场选择转换成一种市场选择,则完全是另一种愚蠢到家的想法。只不过这种想法在如今的社会里还是有一定市场的。

  • wynn

    。。。福利当然是要折算到当月收入里,然后按照income tax的原本规定来缴税啊。。。真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道理了。。。

  • Joe

    “享受配车,有司机,大办公室,出门头等舱五星级酒店,各种非现金的福利很多” 那帮人也交税?

  • 凯和

    今天看到一则消息香港的一名售票员因为给自己的朋友安排了更好的位置就被判了刑,对比我们目前的状况可见我国对非现金的福利和收入的税收上落后太多了。

  • Frannie

    其实不是“月饼税”,而是个人所得税。“月饼税”这个名字很误导人。

  • 是吗

    作者希望以月饼税为起点,让某个集团的其他实物福利最终也缴税。

    但是事实上,如果我们让他们不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完成月饼税的设立,之后他们完全可以给自己的实物福利不缴随便出个解释啥的。

  • “应该做的是让这部分人群对非现金收入也交税,而不是反过来,取消工薪阶层那不算多的一点实物福利的税收。”

  • passby

    实物福利要交税没错。
    问题是那些发iphone,发笔记本,分房的统统没有上税,凭什么要先上月饼的?

  • 家恺

    看来问题争论的实质还是没搞清楚。焦点:月饼券是否等值与相应人民币,如果等值,合理交税绝对没有问题,如果不等值,按同等面值交税就是另外一种不公平。100元月饼券估计在市场上只价值50元-70元人民币,却要按100元的面值交税,合理吗?对月饼券征税就是政府与企业利用自有优势地位,对一种非市场化的盘剥行为(月饼券的名义福利远低于货币价值)按所谓的市场机制进行再分配。

  • 中国有史以来,实物福利就要缴税。发实物福利和发工资本来就该缴一样多的税。把实物福利当成生产成本抵增值税,这其实是偷税。所以根本不存在新增“月饼税”税种的问题。

  • 感谢分享。分析很到位。
    话说回来,之所以大家对月饼税这么反感,主要还是一个情绪性的表达~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